-Wish you Merry Christmas

 


  「那我就先過去憂那邊幫忙準備、一起等妳囉?」

  「嗯,我待會就回去了。謝謝,還得麻煩妳陪我來這裡一趟。」

  「啊啦,怎麼突然說這種見外的話?該不會是太久沒見到前輩們所以高興得沖昏頭了吧──我們的部長大人?」

  「唔!純!」猛地聽見被純喚作部長的梓,先是驚呼了聲後便倏忽面紅耳赤地向壞心的友人高聲嬌喊道。不過這樣可愛的舉動反倒換來對方毫不掩飾的開懷大笑。

  「哈哈──抱歉抱歉,開個玩笑嘛。」

  「……真是的。」

  ──畢竟對梓而言,輕音部的部長始終都是那個漫不經心、愛開玩笑但其實卻很溫柔的律前輩嘛。
  ──不過啊梓,別忘了現在的妳可同樣也是我們輕音部的部長哦?

  擺了擺空出來的右手,語罷純便咧嘴笑了起來,燦爛而純粹的笑容仿如嚴冬裡的暖陽般溫暖人心。隨即爽朗中帶些調皮的嘻笑漸漸緩和成了默聲的淺笑,微微闔起的唇齒間吐出幾縷白煙。眼底蘊含著幾絲溫柔的杏眸凝望著稍微嬌小的友人,爾後便語氣輕柔地向梓開口。


  「吶,一定很高興吧?梓──和很久不見的唯前輩她們見面。」

  即使是在寒冷的冬日裡,純的話語卻仍能帶來暖意呢──雖然這樣的她平常卻老愛和自己拌嘴就是了。聽了這句話後,如此般的想法便在梓的內心裡顯得更加強烈。


  「──是呢。真的──很高興。」握緊了手中裝滿禮物的紙袋,微微將纖頸埋入米白色的圍巾裡,試圖遮掩住自己的滿懷羞赧似的,她靦腆地輕輕莞爾。


  「那麼待會見啦。可不要記錯了時間哦梓。」

  「這句話還輪不到妳來說呢,純。我可不像妳或是唯前輩一樣哦?」

  與憂一起可並稱是高中時期的鐵三角、最好的夥伴們,佇立在街口的少女們互相調侃、互相歡笑。簡單地短暫告別後便不約而同地旋過身,往與彼此相反的方向邁開步伐。

  
  ──時間過得真的很快呢,轉眼間唯前輩她們也已經畢業了半年。明明彷彿昨日那場迎新Live才剛結束而已,但如今我卻以是繼律前輩之後的輕音部部長了。

  靜靜而緩慢地走在覆上一層皚皚白雪的石磚街道,梓邊仰起首遙望嚴寒冬季的夕空,邊如此默默感嘆。
  她紫羅蘭的細長髮絲隨著晚風吹拂而飄揚。兩旁行道樹纖瘦如柴、冬雪成堆的樹枝跟之搖曳。沉長的定時鐘聲在四周紛紛響起之後,一字排開的路燈點起璀璨熒光,而周圍商店用來裝飾的燈泡亦跟著散發出五顏六色的炫目色彩。
  
  經過一個不論是與憂還是前輩她們都常常登門消費的便利超商,看著顧客不斷進出、不斷開閉的自動玻璃門,以及擺在門口旁用來應景的聖誕老人玩偶和一棵掛滿飾品的小聖誕樹。隨後又看見了常常陪伴唯前輩前去的那間樂器行──想想現在都已經是常客了呢──而在那兒也留下了許多值得回憶的足跡。感念與懷念不禁在梓的臉上勾勒出歡愉的微笑,也令她莫名地感到一陣鼻酸。

  是喜悅還是感傷?是懷念還是不捨?又或是其他的什麼──她並不清楚,也無意去明白。
  
  只不過是為了和前輩們再聚而感到高興而已。

  為了那些總是惰於練習、總是在社辦裡悠閒地喝著紬前輩準備的下午茶、簡直就是小學生似地玩鬧說笑,偶爾會給人添麻煩的前輩們。
  
  然而卻總能夠演奏出扣人心弦、巧妙地互相配合的音樂。不論是在Live或者為自己而演奏的歌曲都是──那樣的觸動人心。
  總能鼓勵自己、做出一些令人感動不已甚至忍不住要落下淚來的事情。
  
  明明是如此……
  
  ──但卻是最喜歡、最喜歡的前輩們。

 
  「是吶,我們可是輕音部呢。」  


  在將與久違的前輩們再次相聚、雪花紛飛的聖誕夜裡,梓滿心期待地漫步在洋溢著聖誕佳節氛圍的商店街裡,融為繁盛街景的一隅──在那與前輩們於放課後的時刻一齊走過無數次的熟悉街道之上。

×

  
  驟然放下墨水快用盡的紅筆,與不斷向自己侵略的睡意奮鬥了多時,好不容易才將多到數不清的教職文件全數處理完畢後,佐和子從苦海中解脫似地大大伸直了纖腰,瞬即便半趴倒在未整理的桌面上。哪怕是轉瞬的時間,只要是能闔上沉重的眼皮、小憩一會兒,稍微舒緩一下疲倦的身心她都樂意──可是好不容易才能夠鬆口氣、稍作休息了啊,要不然繼續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被淹沒在這些如座小丘般的紙堆裡的。

  畢竟這可是一年一度的聖誕假期,若說只能待在除了自己之外便空無一人的職員辦公室裡,成天埋首批改翻閱那些讓人看了就心煩的公文也未免太說不過去了點?


  ──然而為了今宵能在社辦裡舉辦久違的聖誕聚會,作為交換條件,身為輕音部顧問的自己也便不得不多接下一些工作量才行。

  一面遲緩地欠起身,一面將自己用來擺置些私物的鐵製抽屜輕輕打開,並從中探取出滿是色彩繽紛、各種不同字樣的字跡的留言板,與以細簽字筆寫下「三年二班」的娟秀筆跡的畢業紀念冊。
  
  ──那是自己所疼愛的學生們所留存下來的青春以及回憶。
 
  
  拿起寫滿祝福和感謝的留言板,靜靜而專注地翻閱著畢業紀念冊,看著看著佐和子便不禁感到窩心與懷念地笑了笑,瑣碎的回憶片段像是電影膠捲似地在腦海中迴繞,即使那些映像早已有些朦朧不清。

  「……話說回來,雖然偶爾還是會聯絡,但自從畢業後就沒什麼和那些孩子們見面了呢。」當彩繪出輕音部悠閒日常的幾張相片映入眼簾,隱隱帶著幾絲輕柔與愉悅的目光驀地便停滯在那處。便輕聲地喃喃開口,悅耳的細柔聲音好比黃鶯清啼般婉轉動聽。

  ──不曉得她們的大學生活過得如何?

  是否也已有所成長、在處事也變得較穩重成熟了些呢?

  會不會還是像以前那樣盡是些令人擔憂、放心不下的孩子?──澪跟紬應該是不需要怎麼擔心,但是唯跟律的話可就不一定了哪。那兩個長不大的小學生或許仍舊是只有到了緊要關頭才趕緊臨渴掘井,慌忙地四處向別人求救吧。

  想到這佐和子便帶些無奈與憂心地泛起苦笑,隨即放下手中的紀念冊,並連同留言版一起放回抽屜裡。

  「……不過更重要的是啊──」

  嘴角邊泛著莫名喜悅的笑容,爾後緩緩旋過身來。


  「人家已經好久沒喝到紬的茶點了吶──?」 

  「只不過今天吃的是憂的特製火鍋哦。」

  
  而過來迎接自己的是不知何時便偷跑進來窺探自己、令人懷念不已的小學生組。


  ──倚偎在相隔著窗櫺的牆緣,深褐色的蜷曲樹梢鋪上了一匹輕薄的銀白色雪紗。


×

 
  熱騰騰的火鍋不禁讓人垂涎欲滴的香味漫溢在人聲鼎沸的社辦內。
  鍋裡滾燙的高湯與各式各樣的火鍋料交織成了嚴冬裡最幸福的美味。趁著負責掌廚的憂不在,早已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鍋熱氣升騰的熱湯好段時間的純,便不時張望著四周、躡手躡腳地悄悄拿起湯勺偷嘗了幾口──香濃熱湯的高溫便頓然溫暖了全身,彷彿暖流過境那般。

  哦,裡頭加了年糕啊?居、居然還有關東煮跟麻糬?平澤家的火鍋都是這樣的嗎──但還是很好吃、下次我也來這樣煮煮看吧──而她似乎渾然不覺這些事老早被一旁幫忙憂準備的和盡收眼底,仍是滿面陶醉地品嘗著這場豐盛的饗宴。

  「純……」

  「唔啊對、對不起!忍不住就──」

  「呃不,我只是想請妳幫忙稍微留意下火鍋的情況而已。」

  「哎?」

  
  彼此並肩相偎地坐在一旁往往是用來放書袋的長椅上,兩人同樣戴著毛線手套的手裡握著傳來如同暖暖包般的熱意的飯碗。如果再加上一個電暖爐跟毛毯就更好了,但畢竟現在不是在溫暖的自宅中,而是在這許久沒來訪的輕音部社辦裡啊。

  ──倒是,即使她們自從三月畢業後已經引退了逾半年之久,這陪伴了乍聽下看似挺長、實質卻轉瞬即逝的高中三年時光的社辦,裡頭的擺設除了紬家的高級櫥櫃以及咖啡茶具組,被替換成似乎是以社費出資添購的小茶櫃外便沒什麼太大的改變。本來半推半就地成為顧問的佐和子仍然是輕音部的顧問,就連小豚也依然活力充沛地在水缸裡浮游。

  一切彷彿仍舊是以往的輕音部般,令人難以忘懷──而且看來接下部長職務的梓亦讓象徵著輕音部的「放課後的午茶時間」延續下去,不過部長換做是認真勤練的她的話,至少不會像前任部長那樣的惰於練習與冒失吧。究竟是梓的堅持?還是對先離開的前輩的留戀使然?──無論原因是何者,都能隱約想像出梓不願與離別退讓的不捨與眷念。

  左顧右盼著周圍景物地思索著些平常不會去注意的瑣碎小事,律細細嚼著碗中的冬粉,並輕啜了幾口熱湯後便喃喃地向身旁的澪開口。

  「冬天果然還是吃火鍋好吶,暖呼呼的──對吧澪?」

  「不過跟聖誕節有點難聯想在一起就是了。」然而她卻稍稍蹙起眉,俯望著碗內的蟹肉冬粉,那不斷冉冉上升的微熱水霧朦朧了視界。「……雖然是很好吃沒錯,但心裡總有點不太平衡吶。」

  「嘛嘛,這種小地方就別太計較啦。」而律只是一慣如常悠悠地說罷,便傾過身、一把湊近澪手握著的碗筷邊,高舉起筷子便猶若隻獵食湖中小魚的水鳥般,流暢而輕巧地夾起一片漩渦形魚板放入自己口中。「那既然澪看起來不太想吃,乾脆就進貢給親愛的律部長吧!」

  語末甫落,旋即卻遭到滿臉羞紅的友人狠打一頓。

  ──不過自己和友人似乎也是如同昔往啊。


  「啊啦啊啦,這對馴幼染組還是一如既往地恩愛啊。」坐在一旁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地旁觀的佐和子邊吃著關東煮,邊輕笑著道。飲盡最後一口湯,本來準備起身再去加料時卻似是被按下停止鍵般地驀然止住。「不過看來這邊似乎也一樣吶,一點也沒變呢。」反之露出一抹無奈卻不失溺愛的微笑,督向正在窗前一問一答地討論著玻璃上的「Merry Christmas」漆飾的紬與憂輕聲喃喃,爾後便往純那方漫步走去。


  絲毫不懼從窗戶兩側細小的縫隙中侵入的冷風,站在窗台前、握著一瓶快用完的漆罐,充滿彷彿要滿溢出來的期待的眼神燦亮地閃爍著,表現得簡直是個發現新奇事物的孩子似的紬興奮地問道。「小憂,這就是所謂的可溶漆嗎?」

  ──真沒想到紬前輩原來也是這麼可愛的人呢。

  見紬別緻高雅的臉顏上此刻面掛著稚氣的笑容的景象,讓不曾見過紬如此坦然顯露出喜悅的憂不禁會心一笑了出來。「啊是的,跟一般的噴漆不同,是能輕鬆就擦掉的哦。紬前輩想試試嗎?」看著紬一副躍躍欲試地凝望自己的模樣,憂便宛若名慈愛的長輩向她輕輕莞爾,如是問道。「應該還有用剩下一些,全部都用完沒關係的。」

  「真、真的嗎?非常感謝,小憂。」聞聲的紬頓時笑容滿面,「好!」旋即便轉向玻璃開始輕輕搖晃著漆罐的瓶身,淺金色的長捲髮隨著一晃一晃的。

  「看見紬前輩這麼開心,我也很滿足囉。」而她同樣報以輕笑。

  
  ──梓喵,還沒來嗎?

  稍微推開門、由門縫窺探向外緣,眨了眨胡桃色的眼眸。這樣的舉動唯已經像是跳針的影像似地重複了數次。緊握起冰冷的門把,她有些不安地皺起眉,但視線仍凝聚在前方,深怕會錯過自己所期待見到的那人,從階梯的轉角踏入眼簾的那刻一般。

  要出去看一看嗎?不行,要是一出去就碰上梓喵的話就沒辦法給她驚喜了。

  那麼,傳簡訊問問看吧?手機、手機……咦?

  手探入被暖暖包暖和的口袋裡摸索,然而找了好一會兒卻遲遲沒有找到自己要的手機──不、不會吧!

  「唔!手機忘了帶……」伴隨著逐漸浮現於腦海中的「手機沒電所以放在家裡」的這件事實,一陣讓人虛脫的無力感霎時攬上了她的全身。她垂下頭、一臉落魄地跌坐在門邊,拳曲起腳便將自己縮成一團。按耐不住胸口滿腔的熱意,她膝蓋著地並挪移著微微發顫的身子,抬起腦袋向外探去。「……梓喵,好慢啊。」

  小純都回來這麼久了,怎麼會這麼慢呢……該不會是發生甚麼事了吧?像是車、車禍或是綁架之類的?

  嗚要是梓喵有個什麼意外的話該怎麼辦啊!不行、那樣的事絕對──絕對不可以發生!

  ……越想越令人坐立難安。
  
  「還是去看看好了。」
 
  說完便猛地直立起身,正準備要拉開門作勢要望外狂奔時,眼前的門卻搶先一步被外力開啟──

  
  「唯、唯前輩?」「梓喵捕獲──」

  而想當然來者正是她殷切期盼已久的梓。


×

  「唯前輩,請不要一直抱著我……這樣很不好吃飯的。」

  「可是可是,人家已經好久沒有補充梓喵成分了,不一次補完之前的份是不行的呢!」明明是吐槽滿點的一段話,整身像是隻慵懶的貓兒般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人卻一副振振有詞、理所當然地答腔。「而且為了等梓喵一起,我可是忍下憂的特製火鍋的誘惑、一直在門口等梓喵的哦。本來是想給梓喵驚喜的,不過反倒被梓喵嚇到了吶──啊紬紬,我還要茶!」

  「唔?」

  有些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正在大快朵頤的前輩,梓不免對此感到質疑。固然梓相信唯是不擅說謊、也不會說謊的人,但畢竟看見了如此的光景要讓人信服實在有點困難……

  ──為了等自己?那個貪食的唯前輩竟能只為了等自己而不顧美食的誘惑?

  這樣的事……

  「是要我怎麼辦呢,唯前輩……」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錯覺什麼的,梓總感覺臉頰快要自燃似地發燙、不斷地逐漸升溫。似乎是要為了不讓唯看見自己的難為情,梓噘起嘴,顯得彆扭地撇過首看向擺放在身旁、唯前輩所送給自己的聖誕禮物。

  
  ──只不過,今年的聖誕節似乎特別溫暖吶。

  望著那個以貓咪圖案的包裝紙包裹起來、還插上了那人所寫滿祝福的卡片的禮物盒,梓默默地泛起輕笑。

 

  「聖誕快樂,唯前輩。」

創作者介紹

おやすみ.

Alowヾ(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隱萩
  • 溫馨滿點的一篇,看得也暖呼呼的(heart)

    >「是要我怎麼辦呢,唯前輩......」
    以身相許唄梓喵!!!!!(慢著)

    啊,是說我沒印象純是哪位了......(面壁)
  • 打完這篇也整個想吃火鍋了吶w(什麼)
    冬天還是適合吃火鍋ww

    以身相許什麼的也太快了吧XDDDD(喂)

    純嗎?就是當初想入輕音部、結果卻進了爵研社的那位啊ww(這算什麼介紹)

    Alowヾ(ゝ∀・)✿ 於 2011/01/02 10: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