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The warmth from you 



  那襲耀眼奪目的殷紅長髮在冷峻的晚風中飄盪。

  悠悠地晃著纖細的雙腿,就這麼率性地坐在高聳的樓頂上的少女,嘴裡一面吃著章魚燒,一面俯視著整座城市。深邃的蘋果色瞳眸,將高舉著五顏六色的燈火的城市夜景盡收眼底。靜默而深沉的黑夜之中,那抹赤紅的身影顯得更為絢麗且醒目。

  結束了慣例的狩獵魔女的工作後,現在便是屬於佐倉杏子的休閒時間了。但就以往而言,這時候身邊總會有個人與自己相伴打鬧,而非像此刻只有她獨自一人。

  「哎呀,只有一個人還真是難得呢,今晚不用陪伴那位公主嗎?」

  登時,一道平穩的聲音冷不防從身後響起。而不必多想,在認識的人中會以這種語調和她說話的,唯獨只有一人──來者正是她所熟識的曉美焰。

  對於對方毫無預警的出現,老早便習慣她的神出鬼沒的杏子並未感到一絲驚訝,頭也沒回地答道。「啊啊,這次的魔女只是個小角色,我一個人三兩下就解決啦──但若要交給那個超級新人來處理,就不知道要花上多少時間了。」

  「……應該不是只有這樣的理由吧。」烏黑的秀髮隨風飄揚,踩著如貓般輕盈而優雅的步伐,焰邊走向杏子邊這麼淡然輕語,但嘴角卻微微上揚。

  「唔!……真囉嗦。我說妳呀,自從消滅了魔女之夜後,是不是就變得有點多話啊。」驀地回首與對方的目光相交,有些不滿的杏子撇了撇嘴便說,「嘛,簡單來說就是那傢伙感冒啦──說什麼為了準備考試所以熬夜讀書,最後卻落得感冒的下場,還真是個笨蛋。」說罷,便一口將剩下的章魚燒嚥下,而一旁的焰見狀則是漾開淡淡的苦笑。

  固然嘴上說得不饒人,但她顯然心裡想的卻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攸關於美樹沙耶香的事更是如此──這便是曉美焰對佐倉杏子這位經驗老道的魔法少女的認知。而握在杏子手中、未使用過的Grief Seed便是最佳例證──十有八九,那是為了沙耶香而特別留下的吧。

  焰並沒有加以戳破,只是默默撥開了髮絲,便在杏子身旁坐下,接著帶著幾許笑意地喃喃說了句:「……說得也是。」

  「話說,今天的月亮很漂亮啊──只可惜那傢伙現在大概沒那個閒情逸致賞月吧。」

  ──深夜,見瀧原依舊平和。



  「喂!沙耶──」

  一派輕鬆地躍上高樓陽台,動作稍嫌粗魯地一把拉開未上鎖的窗戶,隨即就這麼大搖大擺地私闖他人宅邸,而不帶一絲猶豫的杏子,在進入漆黑的靜謐屋內後便猛地禁聲,將接後的話吞回肚裡。

  悄悄關上了透著冷風的窗戶並拉上窗簾後,杏子便深入了房內。由於自己十分習慣黑暗的環境,因此即使沒有任何燈光以供照明,她仍能以不輸貓兒的矯健身手在黑暗中行動自如。

  「睡著了嗎?」她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發現房間主人正包裹在被褥裡安穩地睡著,一旁的床頭櫃上還放著淨空的水杯與已撕開的藥包,看來不久前才剛吃完藥而已。她望著沙耶香熟睡的睡顏,撓了撓首,便如是輕聲低語。「……看來這回的感冒真的挺嚴重的啊……不是說笨蛋都不會感冒的嗎?真是的,淨會給人添麻煩。」

  而面對杏子帶些無奈的埋怨,仍在睡夢中的沙耶香只是輾轉了身,並難過地嗚咽了幾聲作為回應。

  伸手輕柔地撫觸那微微發燙的臉顏,原先白裡透紅的白皙肌膚,如今看來卻顯得慘澹不已,杏子不禁感到心疼卻又莫可奈何。而這時,眼角餘光赫然瞥見床頭櫃上除了水杯和藥包外,還放著一盒Pocky,以及一張寫有「工作後的慰勞品,嫌不夠的話冰箱還有食物,自己去用來吃」字樣的小紙條。

  「還真是敗給妳了,給我先顧好自己吧妳這笨蛋。」看完紙條上的留言,杏子便惡作劇地捏了捏她小巧精緻的鼻,等到對方緊皺起眉來、一臉難受的模樣,方想起對方還有病在身,這才趕緊收手。「抱歉抱歉,忘了妳感冒中哪。」

  聆聽著沙耶香如同催眠曲般平穩韻律的微弱呼息,杏子不禁跟著泛起睡意,巡狩魔女後的疲倦頓時攬上身心,險些就讓她這麼墜入夢鄉。「唔,居然差點睡著了……」揉了揉疲累的雙眸,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她便拿起沙耶香特意準備的Pocky來振奮精神。

  嘛,總之先來淨化Soul Gem吧,說不定這樣病情能稍微好轉點。嘴裡邊銜著巧克力棒,邊抱持著如此想法的杏子,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今晚收穫的Grief Seed。但正當她打算替沙耶香的Soul Gem時,卻霍然發現對方的Soul Gem不在附近。

  「這傢伙到底把Soul Gem放到哪去了?這麼重要的東西還亂放……」環顧著四周,杏子一面咋舌,一面在陰暗的房裡,翻箱倒櫃地搜找著象徵美樹沙耶香靈魂的Soul Gem。然而東翻西找了良久,卻始終不見它的半點蹤影。

  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那麼剩下的地方就只有……

  杏子湊近了沙耶香,接著──

 
  「──啊啊,果然呢。」

  
  輕輕掀起了蓋在沙耶香身上的被褥,旋即一道朦朧的海藍色光芒映入了眼簾。蜷縮著纖瘦身軀的沙耶香,以雙手將那朵靈魂之花呵護在胸前,深怕一個不留意它就會凋零逝去般地。在漆黑的房裡,Soul Gem溫暖的光輝顯得格外亮眼而綺麗。然而那光芒本該是純淨的青藍色,此刻卻沾染上了幾絲晦暗的污穢。

  看來儘管沒有消耗魔力,但在生理狀況欠佳的情況之下,Soul Gem的純度仍會受影響──以後得多注意才行了。見狀的杏子如斯心忖,爾後便拿起Grief Seed湊近沙耶香的Soul Gem。轉瞬間,沉澱在Soul Gem底部的污穢便全數消弭了蹤跡,呈現在眼前的依舊是那道她所喜愛的青藍色光彩。

  凝視著自己的傑作,杏子滿意地咧嘴一笑,接著便拿出自己的Soul Gem與先前預留的Grief Seed進行淨化。「這樣就行了,大功告成。」

  但似乎是在過程中被吵醒,等杏子回過首來,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樣的沙耶香已然坐起了身子,氣色也稍微好了些。她輕咳了幾聲,聲音沙啞而低沉地緩緩開口,「咳咳、是……杏子嗎?妳……回來了啊。」

  「不是我的話還會是誰啊。」見她又打了個哆嗦,杏子便脫下自己的外套,並將其披在沙耶香微微發顫的雪肩。「倒是妳快點把病養好吧,妳不是治癒系的魔法少女嗎?應該會痊癒的比一般人快吧──原本就不是很擅長戰鬥了,身體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不就玩完了嘛。」

  「……如果妳是特地過來酸我,那還是請妳快回去吧──唔?」不悅地蹙起眉彎的沙耶香話才說到一半,杏子便兀地逕自將她一把擁入了自己的懷抱。突如其來的舉動令沙耶香措手不及,僅是一臉愣然,眼中帶點迷茫。

  杏子的體溫很高,倚在她的懷中就宛如沐浴在溫熱的泉水般,十分溫暖而舒適,令人心安也心生眷戀──能讓人感受到,自己是被溺愛著的。「……杏子。」沙耶香不由得就這麼沉浸在杏子的懷抱之中,便安逸地闔上了眼眸,伸出手輕拍了拍對方的背脊。

  如絲綢般柔軟綿密的碧空色髮絲撫弄著杏子的脖頸,而對方獨具的馥烈芬芳則是杯上好的醇酒,令人深陷其中的香醇使她微醺,雙頰緋紅。杏子似是隻向主人撒嬌的貓般,輕輕磨蹭著沙耶香的臉顏,在她耳畔細聲呢喃,「趕快好起來啦,身邊太安靜很不習慣啊,總感覺少了什麼──而且,只有一個人的話就連Pocky都變得不好吃了。」

  杏子會說出這種感性的話還真是少見呢。沙耶香有些詫異地睜大了蔚藍的瞳仁,若有所思地稍稍莞爾。雖然總是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但實際上還是會寂寞的吧──何況她已經孤軍奮戰了這麼久的時間,一直以來都沒怎麼好好徹底放鬆自己,和人撒撒嬌吧。

  「……嗯。感冒好了以後,妳想吃多少我都能陪妳吃喲。」


  ──畢竟,我們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




翌日


  「結果到後來還是半點書都沒念到嘛──!嗚嗚又得補考了啦圓!」

  「課業和魔法少女兩邊都要兼顧實在太困難了啊……沙耶香,一起加油吧!」

  「沒有那個必要。圓,讓妳去補考這種事我是不會容許的。」

  「喂喂那邊那個轉校生妳這是犯規啊!犯規!」

  「Sayaka is very foolish.」

  「──佐倉杏子今晚妳就別奢望有晚餐能吃了!」

  「哎呀哎呀,如果鹿目同學跟美樹同學有需要,我很樂意替妳們課業輔導哦。」

  「嗚哇──太感謝了!果然麻美學姊才是最後的良心!」

  「喂喂沙耶香妳是開玩笑的吧!?我的晚餐──」

創作者介紹

おやすみ.

Alowヾ(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